藏傳佛教名詞解釋

目錄

---前言

1.西藏佛教來源 6.喇嘛(上師) 11.金剛舞 16.甘露丸 21.利美運動
2.蓮花師大士 7.如何尋找靈童 12.金剛杵 17.唐卡 22.哈達
3.金剛乘 8.皈依 13.金剛鈴 18.大禮拜 23.西藏喪葬
4.西藏佛教派別 9.灌頂 14.薈供 19.十四根本戒  
5.喇嘛的分類 10.伏藏 15.火供 20.六字大明咒功德  
         

西藏佛教的來源

藏傳佛教開始出現於吐蕃王朝第二十八代國王拉託託日列占時期,到了第三十三代國王松贊岡布,西元六二九年,唐代宗貞觀年間,與唐朝王室及尼泊爾王朝聯姻,文成公主與尼泊爾赤尊公主被迎請入藏時,其嫁妝裡各有一尊釋迦牟尼佛像及大量佛經。為安置佛像與佛經,並為了調伏地形學說中,認為西藏地形有如女羅剎惡魔仰臥的說法,而大量建立以大昭寺、小昭寺為主的一百零八座寺廟。此時雖興建眾多寺廟,但卻沒有西藏本土的出家僧侶。在這同時,松贊岡布派許多人留學印度,學習梵文和巴利文,其中一位大臣吞米桑布札創造了現在所使用的藏文,影響後世西藏佛教及文化甚為遠大!

到了第三十八代國王赤松德贊時,頒召崇佛,特地迎請:堪布菩提薩埵(印度薩霍爾王之子希瓦措)、貝瑪拉米札,蓮花生大士及許多佛學家專業人才來到西藏,修建西藏歷史上第一個仿造印度古廟沃丹達波寺的形式,揉合漢、藏、印三者建築風格於一體的桑耶寺廟。

藏王赤松德贊並從印度、尼泊爾各地迎請佛教學者,培育翻譯人才,大量翻譯佛經,使以毗盧遮那大師為首的七人預試出家之後,藏族三百人相繼出家,初建僧團,佛法於是大興!

    ------摘自《微妙心集》

 

 

蓮花生大士

古印度鄔金國人,是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和釋迦牟尼佛的身口意三密之應化身,為利益末法時期之眾生而受生於人間。西元八世紀,應藏王赤松德贊迎請入藏弘法,他以密宗法術一一收服藏地兇神邪崇,使之立誓擁護佛法,並與堪布菩提薩埵建立桑耶寺。他還教導藏族弟子學習譯經,從印度迎請無垢友等大德入藏,將重要顯密經論譯成藏文,創建顯密經院及密宗道場,發展在家、出家兩種僧團制,奠定了西藏佛教的基礎。因此,蓮花生大士被認為是藏傳佛教初興之時的大阿闍黎,開創了藏傳佛教。藏人非常敬愛蓮花生大士,因此稱他為「咕嚕仁波切」,意為「寶上師」或「珍貴的上師」,或有時稱他為「白瑪卡拉」或「白瑪炯涅」

    ------參《西藏歷史文化辭典》及《福德海》

 

 

金剛乘

若以二分法,可將佛教分為大、小二乘;大、小乘之主要區別,在於無上菩提心為利益眾生願成佛。大乘又稱菩薩乘,若以因果來分則有顯、密二宗。即大乘佛教可分為因乘及果乘,因乘名般若密多乘,一般稱為顯教,或直接稱為大乘;果乘就是金剛乘,一般稱為密教或密咒乘,亦有通稱密宗。

    大乘與金剛乘有相同的目標:引導一切眾生成就圓滿佛果的心。一般而言,大乘與金剛乘有相同的見解,但是成就果位的方便道或方法不同。簡單地說,金剛乘就是果乘,大乘為因乘或體性乘。

    大乘被稱為因乘,是因為大乘主要是在教導成佛的因,正見、正定和正行是成佛的根本。大乘認為要成佛就必須具足種種正思惟,必須淨化某些染污等等。雖然大乘基本是因乘,但它有時也會暗示結果,特別是在討論佛性的時候,相對地,金剛乘幾乎完全把重點放在果位上。金剛乘是果位的直接教法,需要能了解教法、具足上等根器的弟子。

        金剛乘除了發無上菩提心外,還有其善巧方便的修行法門------觀想。透過觀想覺了空性實相。大乘的修行方式是利用因來趨向果,而金剛乘的方法則是把因果放在一起,果實際上就是因。金剛乘與大乘,在究竟真理方面並沒有差別,但是兩者處理相對真理的方法則有出入,特別是金剛乘透過觀想本尊、念誦真言等等轉化相對真理的方法和大乘不同。

        此外,金剛乘和其他乘另一個不同的地方,在於小乘、大乘強調心的訓練,而金剛乘則強調認識心性。

        再者,金剛乘一般又分為四部密續,這四部並非不同理論的派別,而是針對四種不同心態的弟子所設計的不同方法。四部密續分成事部密續、行部密續、瑜伽部密續,以及無上瑜伽部密續。

    ---摘自《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宗薩欽哲仁波切開示,並參考《三乘雜誌》第四十八期。

 

西藏佛教的派別

藏傳佛教大致可分為四大教派,即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格魯派。

一、寧瑪派(俗稱紅教)

以九乘次第而聞名的藏傳佛教舊譯派系名。最初在西元八世紀中葉,吐蕃王朝赤松德贊時期,初由印度翻譯傳入藏地,經印度佛學家白瑪炯涅加以宏揚。白瑪炯涅也就是蓮花生大士,他是藏傳佛教的始祖,若沒有他,可謂就沒有今天的藏傳佛教。據歷史中記載,當時在西藏盛興本土的一種巫教,所有的藏民,尤其是王朝裡所有的大臣幾乎都是信奉該教。因此,令他們改信佛教是一件很棘手的事。後來決定以辯論和較量神通的方式來裁決國教,佛教在較量中大勝,使對方退出其原來的國教地位,逐放到西藏邊遠地區。從此佛教取代了西藏的本土教,傳遍了整個西藏,使西藏變成了所謂的佛教淨土。

該派著名六大寺廟:

(一)噶陀寺  (二)白玉寺 (三)佐千寺  (四)多紮寺 (五)敏珠林寺  (六)雪謙寺

 

二、薩迦派(俗稱花教):

十一世紀中,坤•袞卻傑玻倡建薩迦寺,創立以道果論為法要的藏傳佛教一

派系名。後經薩迦班欽等薩迦五代祖師弘揚,並有僧俗兩係傳承,至十二世紀薩迦班欽、八思巴叔姪與蒙古皇帝締結法緣,因此薩迦法王成為西藏的統領,直到十四世紀中葉止。此派著名有三大支派,及薩派、鄂派、察派。

 

三、噶舉派(俗稱白教)

「噶」意為「佛語」;「舉」意為「傳承」。傳承金剛持佛親口所授密咒教義

的教派,是藏傳佛教派系之一,在十一世紀由大譯師瑪爾巴所創立。該派在西藏分為兩大支系,由瓊波克珠所傳者,名香巴噶舉,這一系在十五世紀已沒落;由瑪爾巴譯師所傳的名達波噶舉。達波噶舉後來發展出四大派系如下:

(一)噶瑪噶舉  (二)采巴噶舉  (三)跋絨噶舉  (四)帕竹噶舉

其中帕竹噶舉一系又分出八小派,即:

(一)直貢噶舉  (二)達隆噶舉  (三)竹巴噶舉  (四)雅桑噶舉

  (五)措普噶舉  (六)休色噶舉  (七)耶巴噶舉  (八)瑪倉噶舉

 

四、格魯派(俗稱黃教):

宗喀巴•洛桑紮巴大師在十四世紀所創藏傳佛教派系名,主張顯密講修結

合,此派所著袈裟和僧帽均為黃色,故稱之為黃帽系。

該派六大寺廟為:

(一)甘丹寺  (二)哲蚌寺  (三)色拉寺  (四)扎西倫布寺 

(五)拉布楞寺  (六)塔爾寺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喇嘛的分類

札巴:對一般出家學佛之普通僧侶稱呼,也稱為古修或阿科,但稱為喇嘛較為禮貌。

喇嘛:「上師」之意,對所有修行金剛乘之僧侶的尊稱。在青海西康寧瑪巴、噶舉巴,對閉關三年三月修行者之尊稱。

多傑諾本:阿闍黎、金剛上師之意。為聽聞顯密佛法多年後,進入修行院閉關修行多年,證悟通達實證實修者;並經傳承最高法台(法王)認可,擔任密法大型法會壇城之執法上師,故亦可稱寺廟方丈。如蓮花生大士為西藏第一位阿闍黎。

堪布:(一)精通經律論三藏等顯密教義之教授,或可為人剃度、受沙彌比丘戒之三藏大法師。

     (二)精通任何世間法,如畫師、詩詞家等皆可稱為堪布(文學堪布)

格西:即精通佛學之博士,有許多種,有精通顯法之格西,稱為拉仁巴格西;及精通密法之格西,稱為阿仁巴格西等等。

祖古:即轉世活佛。普遍稱呼某位高僧乘願再來,及菩薩降臨世間之大成就者;殊勝者如蓮花生大士、釋迦牟尼佛。

赤巴:即黃金法台。一個傳承法脈地位非常崇高之尊者。如嘎登法台,為宗喀巴大師之攝政者。如莫札法王,為噶陀傳承之黃金法台。一般之寺廟方丈亦可稱呼為法台。

法王:尊稱「法王」者,情況有幾種:一者,古時候信奉佛教非常虔誠,且護持佛法之國王,如古印度之阿育王、西藏之赤松德贊。二者,信徒稱呼對佛法弘揚有鉅大貢獻,而已涅盤之大師,如宗喀巴大師、龍千巴大師等。三者,1720年元世祖封薩迦派八思巴大師任國師後,稱呼受敕之高僧為法王。但西藏目前對僧侶之尊稱中並無此封號。

丹比達波:即教主,特別稱呼某一傳承現任的領導者,也是對傳承領袖之尊稱。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喇嘛(上師)

「上師」就是善知識。善知識的意思有兩種,一是外善知識(外在上師),一是內善知識(內在上師)。

所謂外善知識,佛在《總集經》中說:所有的佛以及進入菩提之道的菩薩行者們,必須依靠善知識。彌胖仁波切說:佛、薄伽梵、進入菩提道的菩薩行者們,以及將佛、菩薩傳下的六度等法宣揚給別人的高僧大德等,都是我們的善知識。外善知識把大乘的法門如法地傳授,又將善巧的法門告訴我們,讓我們心中產生內善知識,了解善巧與般若雙運的道理和方法。所有讓我們進入究竟解脫之道的諸上師,就是外在善知識。

而內善知識是真正由我們心中發出,包括正知、正念、不放逸及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等,依靠它們,才可以得到短暫的人天福報和永久的佛果。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如何尋找轉世靈童

尋找轉世靈童有多種不同的方法。當非常有名望的高僧大德圓寂後,各自所屬寺廟與教派僧眾均修法祈請高僧盡快降臨人世。在高僧們的禪定與本尊護法的啟示下,確定其靈童出生的地形、方位、屬相、父母、兄弟姊妹的排位等等,列出具體的特徵。然後在特定區域裡尋找具有上述特徵、天資聰穎的孩童,再經過各種測試,如在眾多器物中,挑選前世所使用過的經書、法器等等。有些高僧在圓寂前留下遺書,按書中旨意尋回其靈童。總之認證一位活佛是一件嚴肅而非常神聖的事,應當如法而謹慎。

------上師  嘎瑪仁波切

 

皈依

皈依乃佛教徒之基礎入門。所謂內道、外道之差別在於有無皈依三寶。皈依為皈投或依靠之意,也就是希望投靠三寶的力量而得到保護與解脫。三寶指佛、法、僧:佛為覺悟者,法為教義,僧為延續佛的慧命者。

        皈依因心態的不同可分為上、中、下三士道。下士道的皈依心態,是為自己能從三惡道及今生所有的痛苦與死亡的恐懼中得到保護與解脫。中士道的皈依是指聲聞眾與阿羅漢們的皈依心態而言,他們的心態是為自己今生能自六道輪迴的痛苦中解脫、得到安樂而求皈依。上士道的皈依在心態上,不但自己要求解脫,而且是為了利益所有一切眾生而皈依。

 

灌頂

梵文為「阿毗ㄎ一噶」,有「驅散 」及「注入」之涵意,也可以翻譯為「授權」。在修行密法時,首先要有一位具足實證資格的上師,設立本尊壇城,以使密法的修行者,能夠了解此種本尊的實修方法。

    在本尊壇城中,依次透過用寶瓶的甘露水、咒幔、本尊法相、鈴杵及水晶等具有不同意義的法器,配合修持儀軌,用以驅散行者的所知障及煩惱障,或清淨身口意之罪業,並注入智慧之力,讓受灌者透過不同的觀想,及咒力的加持,覺悟自己心性本質的訣竅,達到內在身口意、氣脈明點當下淨化,成為佛的身語意三門金剛。灌頂使受灌者成熟為修密之容器,猶如世間之授權,從此可聽聞修習殊勝之金剛乘。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伏藏

「伏藏」,藏文是「爹瑪」。「爹」,有「寶貴」和「值得保全」之意,是指一件很珍貴的東西被埋藏,最終再被發掘出來。蓮花生大士自從到西藏傳揚佛法後,發覺當時藏人的質素未足以接受密法,以及當時有些法的因緣尚未成熟,故離開西藏前,將很多教法、佛像、法藥埋在不同的領域裡------有的在瀑流,有的在山岩,有的在虛空,甚至有的在聖者的甚深禪定之中。

        伏藏是寧瑪派所獨有,包括取藏特有的方法和原則。取藏者被稱為「得登巴」,相傳都是蓮師和他的弟子的化身,能圓滿地重整伏藏經文,並準確地解讀伏藏經文的理論和方法,最著名的如《西藏度亡經》等等。

        ------參《雪域虹光  光明金剛密庫》,金剛上師 卓格多傑著

 

金剛舞

    藏傳佛教在大型法會及特殊節慶之時,用歌舞的方式表達佛菩薩神變幻化度眾生的方式。金剛舞可分為上師舞、本尊舞、空行舞、護法舞:

一、上師舞:如在藏曆六月初十、蓮師成道日所舉行者。寺廟僧眾或修行者戴上蓮師八變等等面具以及戲服,手拿不同的法器,紀念蓮花生大士以不同的身相度化不同容器之眾生。

二、本尊舞:法師或修行者,扮演報身佛的寂靜及忿怒等等形象,隨之祈求報身佛降臨在他們身上,配合大型法會之修法儀軌,以勇猛舞姿來摧毀、降伏妖魔鬼怪。又以無量的大慈大悲度化妖魔鬼怪、以及受著所知障、煩惱障、業力緊迫的六道一切有情眾生。

三、空行舞:在壇城前,以年輕、莊嚴、聲音嘹喨的喇嘛來扮演空行母。他們以歌聲、舞蹈及手印、法藥,來讚嘆十方所有諸佛菩薩的事業及功德,祈求所有在淨土的勇父、空行賜予所有修行者所有共與不共的成就。

四、護法舞:喇嘛們扮演閻羅王或天龍八部等等,透過金剛舞不同的變化,表達因果業力真實不虛,以及山川江河都有神祇存在,對於因果業力及大自然都要心存敬畏;同時,也祈願得到真實護法神的庇祐,祈求國泰民安,佛法廣傳。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金剛杵

代表堅固、鋒利之智慧。可斷煩惱、除惡魔。因此,它代表佛的智慧、空性、真如等等。

金剛杵有五股、九股的等等。《大藏密要》說金剛杵是菩提心義,能斷壞二邊(空有),契於中道。中有十六大菩薩位,亦表十六空為中道;兩邊各有五股,表五佛五智義,亦表十波羅蜜,能摧毀煩惱。所以金剛杵圖案在藏傳佛教寺廟裡觸目皆是。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金剛鈴

修法時所用的法器,代表佛的善巧、方便,以及大慈大悲。它也有「覺醒者」之意,鈴聲能讓有情眾生在無明的睡夢中甦醒過來。

其柄端有佛頭,或五股及九股的杵形。鈴身有八大菩薩心咒及瓔珞。遠看似象徵佛意的佛塔,直看是本尊壇城------曼陀羅。金剛鈴要和金剛杵一併使用。鈴杵也有陰陽和合及慈悲與智慧雙運的涵意在內。金剛杵和金剛鈴是密法修行中不可缺少的法器之一。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薈供

在清淨的佛堂及壇城前,擺設食子、水果、鮮花等供品,經由具德上師等僧眾修法加持,轉換成殊勝圓滿之無量五妙欲供品,迎請淨土和聖地之眾傳承持明上師,及寂靜、忿怒本尊(佛)、勇父空行(菩薩)、護法眾降臨聚會壇城上,納受享用供品;懺悔自己無始以來所犯之戒律、破三昧耶戒(誓言)等等罪過,祈請消除所有病痛災難、煩惱及所知等業障,暫時成就人天中所求皆遂願(如福慧增長、事業順利、障礙消除、脫離魔難)之福報,究竟成就持明(佛及菩薩)之果位。在密法本尊修法儀軌中,皆須修持薈供,以每月初十的蓮師薈供及每月二十五空行母薈供最為普遍,也可在聖地、節慶日、佛菩薩及殊勝傳承高僧上師之誕辰日及涅盤日作薈供。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火供

以燃燒供品的方式供養給本尊。火供的對象有世間的護法神、多聞天王、贊巴拉等等;出世間者為智慧本尊,如阿彌陀佛、觀音等等。在火供時,將爐壇觀想為佛或護法神所住的宮殿及壇城,外在是火的形象,但內在分別為佛、護法神及他們的眷屬。所有的供品,如五穀雜糧、油、金銀等等,都分別象徵貪、瞋、癡、嫉妒、傲慢及不同的業力,藉由燃燒供品,他們都歡喜接受。

供品經過佛法加持轉換成殊勝無量之供品,透過供養來成就息、增、懷、誅,分別達到消除業障,增長福德、智慧、長壽,懷柔冤親敵害、煩惱,誅滅貪、瞋、癡、無明、惡魔、外障(煩惱魔、蘊魔、天子魔、死魔)。

以火供功德迴向法界,依修法者殊勝功德與諸佛菩薩慈悲之力合而為一,真正能令法界心喜,十方吉祥!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甘露丸

密續中云:即使不作禪修亦有成佛之道。而經由「嚐味」即其中之一最勝法,也就是以嚐食「藏密各教派如法修持本尊儀軌,經咒加持不斷圓滿製作之甘露法藥丸」,而得以結下成佛之因緣。凡大福報緣得嚐食甘露法藥、甘露丸者,現時與究竟的利益是不可思議的。

各種珍貴甘露法藥即甘露丸之製作,均置入無數佛菩薩稀有佛寶舍利,和各傳承歷代祖師、法王、證悟大成就者舍利,及加持聖物,再加上取岩大師取自巖藏寶庫中珍貴大加持法寶聖物,和千百種高貴藥材總集煉製完成。福報緣得珍貴甘露法藥者,自心必須絕對虔誠盡信;且嚐服者必得佛菩薩、本尊的大加持。經由嚐食可清淨此生之身、口、意的不淨,也可去除疾病,使之不受一切惡疾之侵擾,令一切邪魔精鬼無法傷害。也可治無明業障,並能防禦各種災劫障難,去除非時而死之意外,更有助於行者禪坐修持,而對於清除煩惱有所助益,而使修行者於心性的觀照上更臻圓滿。也可使人之財富、權勢、福德、壽命、智慧增長,同時對修法之了悟亦會增上,且命中不墮三惡道,而能種下往生佛淨土的因緣。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並參考迦旺強巴彌勒佛學會•台中竹巴噶舉佛學中心之「藏密嚐食解脫寶珍貴加持甘露法藥丸」袋

 

唐卡

唐卡即「平面畫」,也稱為「錦畫」,是藏傳佛教及西藏最普及的藝術品。最早起緣於古印度一種稱為「缽陀」的繪畫,是用袈裟的底布條幅畫。在七世紀,印度、尼泊爾及中原同西藏固有的藝術結合,形成了獨特的西藏文化藝術。許多宮殿、寺廟、房舍都以大量的唐卡畫來裝飾,內容有佛經故事、西藏歷史、醫療畫、民間故事、及動物畫等。藏王松贊岡布也曾親自畫了許多佛像,所以唐卡題材多為宗教畫,但也有些關於天文曆法、醫學、社會風俗及歷史畫。例如,十七世紀時完成的整套醫學唐卡,共七十九幅,對藏醫史上有深遠的影響,是一套極其珍貴、享譽世界的醫學資料。

唐卡除了少數用木刻版拓印之外,一般都是用天然礦石粉所畫,色彩亮麗,久不褪色,也有刺繡、織錦、貼花,甚至還有用顆粒不等的珍珠串連而製成,如西藏昌珠寺的珍珠觀音。唐卡大者可達五、六十米,如布達拉宮、噶陀寺的唐卡都將近一百米,小者約十幾公分。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大禮拜

為密宗禮敬諸佛方式之一,是四加行之一。大禮拜原為西藏佛教的特殊禮拜方式,又稱磕長頭。四加行中之大禮拜,即是將這種特殊禮拜方式融入儀軌中的一種修行方法。大禮拜須五體投地,以全身伏於地面來頂禮,五體(額頭、雙手、雙膝)代表五毒,藉由大禮拜將深重的五毒懺盡。

    ------上師  嘎瑪仁波切開示

 

      金剛乘十四根本戒   馬鳴菩薩 

金剛持云諸成就      隨阿闍黎行出生 

由是於彼輕蔑者      說為根本第一墮

---不批評毀謗上師

 

從善逝語違犯者      說為根本第二墮

---不違犯世尊教法

 

金剛兄弟起忿爭      說為根本第三墮

---不對金剛兄弟起忿爭,不挑撥是非

 

於諸眾生捨慈心      說為根本第四墮

  ---對眾生不忘失慈悲心

 

斷正法根菩提心      說為根本第五墮

  ---不畏困難救度眾生,不退失菩提心

 

毀謗自他宗派法      說為第六根本墮

  --不毀謗顯密經典及非佛說,不毀謗自他宗派

 

於未成熟諸有情      宣說密法第七墮

   ---於因緣未成熟者,不得輕易說密法

 

輕蔑蘊即五佛體       說為根本第八墮

      ---自身為五方佛五智之本質,不可傷毀

 

疑諸自性清淨法        是為根本第九墮

  ---不偏廢「空」「有」,不懷疑諸自性法

 

於毒常具大慈心        說為根本第十墮

  ---不與毀謗上師、佛、法、僧的人為友作伴

 

分別離名等諸法        說為根本十一墮

  ---不於諸真實法中自行分別,不起信解

 

破壞具信心眾生        說為根本十二墮

   ---不破壞具善根善信之人,應對真心學密者說真實法

 

不依已得三昧耶        說為根本十三墮

 ---依已得之三昧耶備妥法器及密法所需物品

 

毀謗婦女慧自性         說為根本十四墮

  ---不輕視毀謗女人,應尊敬婦女成佛自性

 

密者由斷彼諸墮          決定當得大成就

從此三昧耶退失                    為退失魔所損惱

由此感受諸痛苦          命終顛倒墮地獄

安住等持上師前                  所有諸物作供獻

於三寶前作皈依                  菩薩戒等律儀者

設若希求得利益              咒者厲力應當持

 

藏王松贊岡布讚頌宣揚六字大明咒的功德

一、持誦大秘密咒六字真言可圓滿六度波羅蜜:

  圓滿布施波羅蜜

  圓滿持戒波羅蜜

  圓滿忍辱波羅蜜

  圓滿精進波羅蜜

  圓滿禪定波羅蜜

  圓滿般若波羅蜜

 

二、持誦大秘密咒六字真言可關閉六惡道之門,由六道痛苦中解脫,打開極樂淨土之門:

  關閉進入天道之門,由天道死亡痛苦中解脫

  關閉進入阿修羅道之門,由戰爭打鬥中解脫

  關閉進入不善惡人道之門,由人道貧窮苦難痛苦中解脫

  關閉進入惡鬼道之門,由飢餓痛苦煎熬中解脫

  關閉進入旁生道之門,由無明愚癡痛苦中解脫

  關閉進入地獄道之門,由嚴冰酷熱痛苦中解脫

 

三、持誦大秘密咒六字真言可以得到六種成就:

  得到不共殊勝成佛之成就

  得到共同之成就

  得到平息病苦災難之成就

  得到增長壽命福德之成就

  得到懷有人、財、食物等福德之成就

  得到消除敵人魔害能力之成就

 

四、持誦大秘密咒六字真言可以消除六種罪過

  消除無明愚癡

  消除瞋恨

  消除吝嗇

  消除貪欲

  消除嫉妒

  消除我慢

 

五、持誦大秘密咒六字真言可以成就觀世音菩薩六種功德:

  成就觀世音菩薩的身

  成就觀世音菩薩的語

  成就觀世音菩薩的意

  成就觀世音菩薩的福德

  成就觀世音菩薩的事業

  成就觀世音菩薩的功勳

 

六、持誦大秘密咒六字真言可以得到六種次第功德:

  得到資糧道功德

  得到加行道功德

  得到見地功德

  得到修道功德

  得到無學道功德

  得到遍知一切的功德

 

利美運動

十九世紀後半葉,興起於西藏的教義研究運動,意義是「無宗派」、「無偏見」的運動。由寧瑪派的巴珠仁波切、蔣揚欽哲旺波仁波切、彌胖仁波切,以及噶舉派的蔣貢康著仁波切,格魯派的圖登曲吉扎巴(也稱彌涯昆梭),薩迦派的沃羅爹旺波等諸位上師所倡。

此運動之精神強調,信徒並不須放棄本來的教派或修學重點,而是同等尊重所有教派的喇嘛和教義,因此可以研究不同的教理,從事不同的修行。但修行道路必須依照一個傳承的系統,才不會紊亂,等到我們能夠證悟佛法本質時,自然就會明白各宗派在佛法的本質上完全相同,各宗派之不同祇是重點和善巧方便的不同而已。

------參《了義炬  活用佛法》,蔣貢康著仁波切、塔湯仁波切著

 

哈達

一種作為禮品的長條絲織物或麻織物,是藏人社交活動中的必需品,凡婚喪嫁娶、節日慶賀、參神禮佛、拜會尊長、聯絡感情、喬遷新居等等,都有敬獻哈達的習慣,故其所包含意義非常廣泛,有祝福、慶賀、尊敬、友誼,又有哀悼、同情等含意。

        地位相同的人,哈達互獻,主人雙手捧哈達獻給客人,客人收下後,另取一條回贈主人。地位低的人交給地位高的人,只能將哈達獻於他的座前或者手中。晚輩獻給長輩的哈達,長輩接過後又轉掛在他的脖子上,含有為其祝福的意思。求婚或請求幫助,對方收下哈達即表示接受,退回哈達則表示拒絕。

        哈達有多種顏色,常見的有藍、白、黃、綠、紅五種。藏人最常用的是白色哈達。自古以來,藏人認為潔白無暇最能象徵人們純潔的心靈和表達真誠的心願。五彩哈達是由藍、白、黃、綠、紅五種顏色組成,是最珍貴的禮物,只在特定情況下使用,如作彩箭以獻給菩薩或近親。

        ------參《西藏歷史文化辭典》,王堯、陳慶英主編

西藏喪葬

一、天葬:在西藏稱為「鳥施」,也就是讓鳥獸來吃掉身體。天葬的意義正如「鳥施」所表達的,是一種獻供,或者說是布施行為。有形的生靈與無形的生靈(如餓鬼)都是非常值得對之慈悲的,因此將自己的肉體奉獻給他們,是此生的最後一件功德,同時對於解脫也有益處。

 

二、火葬:一般的火葬,要請一位高僧擔任「火祭上師」,在火葬場舉行密宗儀軌,向燃燒屍體的火爐中添加芥子等多種物品。這等於將屍體獻給神靈,所以火葬也是一種供養行為。

 

三、塔葬:藏傳佛教中使用塔葬者,多是有名望的高僧、大活佛、著名學者、大寺院住持,非一般人能用。意義有二:一是表示紀念,二是作為聖物供養。方式有二:一是火葬以後,將骨灰或舍利子裝入塔中供養;二是將遺體經過一番處理後,裝入塔中,即肉身靈塔。

        ------參《藏傳佛教信仰與民俗》